深田恭子龟梨和也第二爱情

深田恭子龟梨和也第二爱情

一小儿舌断半寸许,敷洪宝丹,服四物加柴胡,痛定血止,次服四君加柴胡、山栀,月余而舌自完。 若概用寒凉之剂,复损脾胃,则肿者不能消散,溃者不能收敛,诸恶蜂起,多致不救矣。

 大凡疮疡久而不愈者,皆元气不足,或因邪气凝滞于患处。手足并热者为实热,用泻黄散。

撤消通气散治打扑伤损及乳痈便毒初起,或气滞作痛尤效。后停食惊骇,目直发搐,口噤流涎,手指逆冷,用五味异功散,此肝木旺脾土受侮,饮食内作而然,用五味异功散加钩藤一小儿溃疡变痉如前,面色青赤,此心肝二经血虚而有热也,先用八珍汤加柴胡、牡丹皮,又用加味逍遥散加五味一小儿溃疡,忽汗出不止,手足并冷,先用补中益气汤加肉桂、五味子数剂,诸症渐愈。

肉豆蔻丸治泻水谷,或白或淡黄不能止者。柴芩汤治痘疹小便不利。

 柴芍参苓散治肝胆经分患天泡等疮,或热毒瘰之类。一小儿十六岁患此,脓清晡热,遗精盗汗,此禀元气虚甚也,用大补汤、地黄丸料各二十余剂,元气稍复,又各三十余剂,汗止热退。

遂朝用补中益气汤,夕用加味归脾汤,诸症渐愈,却佐以九味芦荟丸而痊。 其时同患是症,外敷寒凉之药,内服犀角丸者,无不受害。

Leave a Reply